• <input id="iqwmq"></input>
  • 《李茶的姑媽》被批 “開心麻花 最差之作”

    羊城晚報 2018年10月08日 17:19

      國慶七天長假結束,電影票房卻不如預期。節前被看好的爆笑喜劇電影《李茶的姑媽》遭遇滑鐵盧,單日票房先后被《無雙》和《影》反超,未能續寫“開心麻花”的票房神話。另一部喜劇片《胖子行動隊》同樣口碑不佳,票房失利。張藝謀導演的《影》受制于題材和風格,很難掀起大規模的觀影熱潮。幸好還有周潤發和郭富城主演的警匪片《無雙》,最終憑借好口碑逆襲成為這個國慶檔的票房冠軍。截至昨日下午記者發稿時,《無雙》的累計票房超過6.5億元。

      2015年國慶檔,《夏洛特煩惱》收獲票房14.4億元;2017年國慶檔,《羞羞的鐵拳》收獲票房22.13億元。因此,不少影城經理此前都認為,《李茶的姑媽》今年有望再破紀錄。然而,觀眾對這部“開心麻花”新作并不買賬,豆瓣評分目前保持在5.1分,成為“開心麻花”電影的最低紀錄,該片也被批是“開心麻花最差之作”。有影城經理認為,《李茶的姑媽》和《胖子行動隊》兩部喜劇票房啞火,是今年國慶檔票房下滑的重要原因。

      看大盤 票房為何連日下跌?

      口碑決定票房

      根據淘票票專業版數據,今年國慶長假的內地影市開局和去年相差不遠。雖然《李茶的姑媽》口碑和票房都不如預期,但《無雙》的口碑開始發酵,《影》的評價也不錯,一度讓業內人士認為總票房有望超越去年。沒想到,從10月2日開始,大盤連日持續下跌。今年10月1日至6日的票房依次為:3.61億元、3.19億元、2.87億元、2.55億元、2.48億元、2.38億元。而去年同期10月1日至6日的票房依次為:3.84億元、3.61億元、3.56億元、3.55億元、3.29億元、3.13億元。也就是說,今年國慶假期的單日票房不僅比去年低,而且每日下滑的速度也比去年快得多。

      今年的國慶檔,再次證明了影片口碑對票房的影響。無論在豆瓣還是貓眼、淘票票等平臺,影片評分和票房均呈現正相關的分布。原本被看好的“開心麻花”新作《李茶的姑媽》,在幾大平臺的評分都遠低于《無雙》和《影》,票房也因此大跳水。而評分最高的《無雙》,則順理成章成為國慶檔票房之王。

      票補大幅減少

      今年國慶檔票房相較去年大幅下滑,部分原因也來自票補的大幅減少。9月開始,業內盛傳將從10月1日開始取消線上一切電影票補政策。廣州一位院線經理告訴羊城晚報記者,目前還沒有收到正式文件。但從實際情況來看,國慶期間票補行為確實少了很多。今年有多部影片在9月30日首映,不少影片推出的19.9元特惠票也集中在這一天,對整個國慶檔的票房影響不大。有影院經理認為,票補削弱后,市場會逐漸回歸理性,預售數據更能反映觀眾真實的觀影熱度。有微博網友也發帖說:“取消票補后,我選擇影片變得慎重了。觀眾對電影要真正‘用錢投票’了。”

      一般說來,票補政策能以優惠的票價吸引觀眾,片方多選擇在電影上映的頭幾天進行,借此擴大市場份額。影聯傳媒總經理、資深發行人講武生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:“票補在初期確實有增量的作用,但隨著主流消費人群進一步擴容后,票補的作用在減小。現在關鍵性的問題是內容而不是價格,價格并不是促進觀影人次的根本性問題。比如《戰狼2》的觀影人次是1.55億到1.6億之間,它不是靠價格優勢,而是靠內容優勢來拉動的。內容才是讓更多消費者走進電影院的本質因素,價格只是輔助手段。”

      看個例 《李茶的姑媽》為何慘敗?

      導演缺經驗,電影語言差

      《李茶的姑媽》電影版導演吳昱翰,也是舞臺劇的導演。而舞臺劇與電影是兩種不同的藝術載體,不少觀眾和影評人都認為,電影版的失敗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“導演的電影語言不及格”。有些適合放在劇場舞臺上的橋段,并不適合大銀幕,但電影《李茶的姑媽》卻幾乎原樣照搬舞臺劇,顯得非常生硬和尷尬。有影評人直指:“電影前面大半部分的情節,都是對原版話劇的拙劣復制,就連場景切換都是話劇舞臺式的。”

      比如舞臺劇中最經典的“換裝”一幕,黃滄海為了不被老板識破自己是假姑媽,手忙腳亂地在真假兩個身份中切換,喜劇效果非常強烈。但在電影里,觀眾卻只覺得鬧騰和虛假。有二刷過同名舞臺劇的觀眾說:“在劇場里看男主角在半小時內上演6次當眾換裝,上下來回爬樓梯,累得滿身大汗,這種緊張連貫感確實能制造喜劇效果,但電影的感覺完全不對,完全沒有舞臺劇那種緊張刺激和有趣的感覺。”影評人“桃桃淘電影”則認為,舞臺劇更注重假定性,而電影更尊重真實性:“相比舞臺,電影對男扮女裝的要求更高,無論是妝容、形象還是表演,都要求更像真的……在大銀幕上,三位形象這么糟糕的中年男人上演‘性與愛’,毫無美感可言,為什么還要讓觀眾反復看,甚至用特寫讓人看?”

      舞臺劇爆笑,電影卻失靈

      舞臺劇《李茶的姑媽》是“開心麻花”最經典也最賣座的一部。電影版根據舞臺劇改編,情節基本不變,原版導演吳昱翰和主演黃才倫齊上場,此外還有艾倫、宋陽等擔任主演,沈騰、常遠友情出演。故事講述李茶(宋陽飾)是個窮小子,姑媽(盧靖姍飾)卻是全球女首富,兩人從未見面。為了娶到“勢利眼富商”大渣集團老板的小女兒,李茶懇請姑媽出面牽線搭橋。姑媽沒能準時出現,而大渣集團的職員黃滄海(黃才倫飾)卻被誤認作姑媽,黃滄海于是開始了假扮姑媽的驚險旅程。此時,神秘的真姑媽現身了,一連串爆笑故事由此發生……

      單從賣相來看,《李茶的姑媽》與此前的《夏洛特煩惱》《羞羞的鐵拳》一樣,具有成為爆款的潛質。可是,舞臺上強烈的喜劇效果,為什么放到大銀幕上就不靈了?劇評人楊小亂對“開心麻花”的作品很熟悉,但看完《李茶的姑媽》也感覺大失所望:“全程看下來雖然有笑,但沒有開懷大笑,更多時候是搖頭苦笑。和之前的作品比,實在差太多,看下來有諸多不適感。”豆瓣網友“貓小餌”也表示:“以丑搞笑不是喜劇的唯一特征,為升華而升華更說明了編導水平的不足。

      立意不夠高,段子嫌太俗

      除了電影語言的不足,《李茶的姑媽》在立意和格調上也飽受詬病。與《西虹市首富》類似,《李茶的姑媽》也是一部由金錢引發的鬧劇:為了得到巨額財富,性別可以倒錯,身世可以編造。與此同時,《李茶的姑媽》也是“開心麻花”作品中尺度最大的一部,打著各種成人笑話的擦邊球,充滿性暗示的段子比比皆是,讓觀眾感到尷尬和不適。

      影迷“搬磚俠”認為:“《李茶的姑媽》幾乎將此前開心麻花電影的所有問題全暴露了。離開了沈騰和馬麗這樣多年磨合的演員,片中演員的表演就基本停留在小品的夸張滑稽上。最大的問題在于影片將開心麻花之前的三觀不正問題徹底升級,毫無底線地物化女性,盧靖姍飾演的姑媽根本就是個符號,連花瓶都算不上。”上海電影家協會副主席石川認為:“只揭露不批判,創作者就失去了基本的價值立場,就成了對丑惡的簡單化展覽,就成了一道暴發戶的炫富帖。開心麻花系列電影都有這個問題,再不反思就會透支它的文化品牌,成為當代低俗文化的集大成者。”影評人“電子騎士”也表達了類似看法:“開心麻花的電影作品過于討好觀眾,消費金錢、欲望、逆襲等話題,而且越來越明顯。這種思路未必能長遠。”楊小亂則認為:“這次電影遇冷,應該會給極速奔跑的開心麻花一次警醒。”

      羊城晚報記者 何晶

    平特一肖高手论坛免费提供
  • <input id="iqwmq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iqwmq"></input>